候车厅里的眼泪和约定

梧村汽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在安检机前。

我蹲在地上,跟恺狄小声地安慰着,说爸爸妈妈不是不要你,而是过阵子再借你回厦门。
看着恺狄抱着妻子的腿一副不舍的样子,妻子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当场泪崩了。
妻子很不舍,眼泪一直掉,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伙子很懂事,只是看着,轻声叫妈妈,并没有出现因为不舍而产生的哭闹等情绪。恺狄抱着妻子的腿,更多的时候是抬头看着妻子,可能他看到妻子哭了,想要安慰她,还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妻子的腿。

当时的我精神有些分裂,一部分在小声安慰孩子、妻子;一部分在难受和内疚,我为什么没有做得更好一些,让孩子、妻子不会有这种分离的痛苦,让我能给妻子、孩子带来足够的安全感。想到这些,我也开始有些鼻酸。
妻子忍住了哭泣,小声的跟恺狄说,再过1个月,再过1个月爸爸妈妈就接你来厦门了,然后我们就一直住在一起了。恺狄听了这句话后,又看到妻子没在继续流泪,这才松开手,恋恋不舍的走过安检和他外公外婆一起,然后又恋恋不舍地和外公外婆走进候车厅。

只要是没加班的周末,我都是尽量推掉其他安排和妻子回家陪恺狄,让孩子感受到父母对他的关心和陪伴,也让孩子体会到家人在一起的幸福。为此在社交、人际关系等方面我放弃了很多,但是我认为值得。

我小的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是村里的最忙碌的医生,年关才能见到父亲的面,而母亲基本上没时间陪我,因为她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病人身上了。小时候我有时候觉得母亲对其他小孩都比对我好,长大后懂事了才知道母亲的伟大,那种伟大并非说对家庭,而是对她的职业的尊重,那种博爱的心。但是在我长大懂事之前,我对父母亲是有误会的。

既然我自己经历过,因此我也不想让我的孩子再次经历。

每次周日离开家,看着恺狄在门口依依不舍但是又强装勇敢的表现,我都鼻酸。恺狄太懂事了,他在外婆家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和善良、勤劳、勇敢的性格教育,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没有说在恺狄很小的时候就把他带在身边,因为两个人都在上班,相比老家的环境而言,我们做不到老人家对孩子的那种照顾。虽然我们已经尽力在时间上做到对孩子的陪伴,但是对恺狄而言,父母的陪伴依然是片段式的。伴随的年龄的成长,孩子越来越懂事,越来越想要跟父母在一起。无数次在周日的下午,跟在我旁边,帮我打包行李,嘴里念叨说爸爸妈妈,我跟你们去厦门。

车站里,妻子的那句1个月,是我们的决定,下半年要把孩子接到厦门来相聚,不为别的,只为了不再让孩子、大人承担那种短暂分离的思念与心酸。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

  • 上一篇: 不舍
  • 下一篇: 没有了
bst g22 jinniu lilai opebet orange88 vinbet xbet yuebo zunlong shijiebei bet007 hg0088 ju111 letiantang m88 mayaba qg777 qianyiguoji sbf777 tengbohui tlc ule weilianxier waiweitouzhu xingfayule xinhaotiandi yinheyule youfayule zhongying 2018shijiebei w88 18luck 188bet beplay manbet 12bet 95zz shenbo weide1946 ca88 88bifa aomenxinpujing betway bodog bt365 bwin tongbao vwin weinisiren 88jt fenghuangyule hongyunguoji 918botiantang huanyayule jianada28 jixiangfang libo long8 hongzuyishi zuqiutouzhu